闻箫

重度高山流水情结,迂腐清高

 

【柳生仁】When A Man Met A Man

文风超赞!!!更难得的是全程紧扣原作性格设定!!!喜欢这样的82!!!我要表白!!!

--------------------------

-Ushio-:

※给绅士的生贺XD
 ※私设如山 
 ※一只被柳生吃得死死的仁王

01  

 那时候他刚刚完成任务回来,一边收耳机线一边弓着背上楼,黑色的耳机线被叠的齐齐整整塞进口袋里,长裤子,灰色连帽卫衣,球鞋,看着像个刚从便利店回来的普通年轻人。 

他在门口把鞋子脱掉的时候还踢了一脚把鞋尖对齐,趿拉着拖鞋刚想转进厨房里泡拉面犒劳自己,坐在斜对角的单人沙发上的棕发男人把头仰起15度,脸朝着他,点点头,镜片一闪。呵。 

权当招呼。 

仁王雅治一向不喜欢别人这么看他,他的身高并不具有居高临下藐视所有人的条件,但凭花样百出的整人手段就没人敢这么看着他。他扬了扬下巴,并不很高兴,又想着这人我可整不了,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还特精明。 

可我就要伴着咖啡味儿吃海鲜泡面,我们大可以来决斗。 

仁王想着,手却没停,调料包,油包,面,沸腾的水,三分钟后他已经捧着面条吃起来了。 

柳生显然是看完了小说的一章,从沙发里站起身走过来:“阁下,尽管我很不想和一个一周吃四天泡面的人说话”,义正言辞,标准绅士派头。 

“但是,有任务。” 

他把一张雪白的纸从口袋里掏出来。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眼镜闪了光。 

02 

这两个人,说得清楚点儿是职业杀手,拿着巨额奖金专职杀人灭口。柳坐在网络的那一段作为中间人给他俩接活儿,他俩拿着柳给的消息和资料提着枪去杀人赚钱。 

仁王和柳早就相识,不知哪天柳生来了,柳在屏幕那端用不咸不淡的语气告诉仁王你有了个搭档。第二天仁王看着那个站在门口的男人,比自己高一点儿,棕头发还三七分,厚眼镜,西装革履,举手投足全是属于富家少爷的贵气和绅士。 

什么鬼。仁王在心里挑了挑眉毛。 

原来想着这绅士肯定和自己处不来,画风相差太多,尽管自己有些痞子的外表底下藏着高学历,但这种血统纯正的绅士相处起来也是有些不适应。 

两人合住一间小公寓,仁王发现自己那绅士搭档不怎么说话天天看推理小说,一开口却趟趟戳中逆鳞,激将、嘲讽、暗喻一个不缺,样样精通,还带着令人无力的敬语。每天回家必定与对方意念上的白眼相遇。 
 柳生搬到这儿的第二天就买了个大书架放进房间角落里,随后一箱箱的书都邮递了过来,阿加莎克里斯蒂飘逸的签名印在书脊,光东方快车杀人案的小说都有三四本不同版本的。 

偶尔仁王会想他是怎么踏入这行的,这融入骨子里的高贵抹都抹不掉,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当然这件事并不怎么重要。 

第一次任务下达时两人在柳的怂恿下想了代号,他俩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终决定用姓氏的第一个音节为名,二与八,一点都不霸气读起来还带着诡异的柔软,那边被柳调侃凑成氖元素就能毁灭世界。 

仁王和柳生一边把枪收进外套里,一边眯着眼睛瞥了对方一眼,搭档这词,真是说出来都不好意思。 

当然任务完成得还是和想象中一样漂亮,砰砰砰的响声和迸出的血花,昏暗的高楼和沉沉的夕阳。看着清场的情况他们对彼此也算是高看一眼。仁王被柳生的武力值吓了一跳,柳生也被仁王的头脑折服。不错,这水平才能当我搭档。他们这么想着。 

也幸好,对面这人不是我的敌人。 

03  

吃完的泡面被扔进垃圾桶,仁王一边打开那张折得方方正正的A4纸一边开桌上的电脑,密码输得噼里啪啦响。 

“柳给的资料发来了?” 

“是的,在这儿。” 

亮闪闪的屏幕上亮着一张女人的半身照,明显是抓拍,仁王兴致盎然地扶着下巴看。 

哟不错,好胸。 

柳生扫了他一眼,眼神里明明白白是鄙夷。 

仁王晃了下脑袋“嘁”了一声。 

柳生扶着眼镜说:“大买卖,三七分,不亏我们的。” 

“按时间,周六晚上。”仁王点着头,“这不错。” 

他俩交换了个眼神。 

对话的气氛变了。 

“我来。”柳生语气平淡极了,“你还是扫清障碍吧。”

“得了吧搭档,我都多久没动手了。”仁王装着可怜巴巴的样子喊。 

“仁王君你不是刚刚动完手回来?”柳生不为所动。“而且我认为,还是我的精确度高一点。” 

“又拿那次说事儿!”仁王简直咬着牙要跳起来,“那次是偶然的失手!” 

不就是上次解决目标时比他多费了一颗子弹么,都是半年前的事了还这么计较,不过那弹壳儿还被柳生捡回来了放他自己的抽屉里。 

“是啊,但我可没失手过。” 

仁王被一噎,油嘴滑舌二十多年的自己每次都被他抓住把柄还反驳不了。仁王顿了两秒,决定用puri为自己挽回颜面。 

柳生推了推眼镜:“好的那就这么定了,仁王君。” 

04 

出任务的那天天气不错,连黑夜都亮堂到清澈,月亮明晃晃地挂在天上,像被砂纸打磨过一样亮,是一弯蛾眉月。 

这点黑夜对他们来说还不是问题,只是月亮亮得让人有些心慌。他们钻进这幢高高的烂尾楼,在灰色与黑色的影子里面穿梭,柳生的西装和仁王万年不变的灰色卫衣,他们的出场像是为了一次别样的演出,以鲜血和枪声为背景的演出。 

仁王走进大厅,站在隐蔽的角落里正大光明地放下帽子,再挂上耳机。目标还没有出现,距离柳预测的时间还有很久,柳生早就在另一角放好装备,一切环境都已经深深嵌入两人的大脑。 

仁王点开歌听起来,随机播放。他所要处理的不过是一群小喽啰,轻松地很,甚至可以供他玩一会儿,但愿他们不要那么蠢。不然大半夜的出来对他自己都不划算。 

距离目标出现还有十五分钟,仁王低着头看着两根指针所拼出的直角。真是无聊,好慢,仁王掏出电话决定和柳生热线聊天,他想和对方探讨把子弹射在哪个部位能让对方出血量最少,还有关于那个女人的胸是否达到D-cup,想着又得听到对方犀利的吐槽和讽刺,动了动手指决定继续听歌儿。 

柳生靠着墙静候目标的到来,他是个老成的猎手,性子一向都是沉稳的。他想着那个白毛一定在楼下无聊得发慌,听着歌儿弓着背还靠着墙用脚蹭地,嘴角上挑了一点点。 

自己这个搭档武力值未必有自己高,鬼脑筋却旁人难出其右,整蛊手段一堆一堆。你不知道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天天凌晨一点看深夜节目,特别怕太阳天天走地下道,整天吃泡面但其实厨力极高,早晨睡醒了先解一道自己都看不懂的数学题提神,床底下塞着一大叠获奖证书和毕业证。每次都状似被自己的话戳得无言以对,但似乎是故意的退让。 

这个人,这个搭档,真是有意思。 

指针轻轻地合上,他们似乎能听见不存在的“咔哒”声,一长一短,像是拥抱的姿势。仁王的枪声从楼下先行响起,他挂着耳机双手持枪,手指关节凸起的都是好看,柳生打赌他在扫射时肯定打了个哈欠。仁王发现小喽啰的智商和武力值都低得令人发指,冲着往前用肉体堵抢眼,简直能伴着节奏一枪一个,连玩的兴致都提不起来。 

后来是柳生的戏份,他踩着墙按下扳机,血花绽开在女人的胸口,目标直挺挺地在五米外倒下。仁王早就完事了,只有仍带着热度的尸体一具一具地躺倒在大厅里,血流了一地。他看着柳生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跳下来,勾着嘴角鼓了鼓掌,深深表示了对搭档的赞赏之后又转眼去看那女人。 

唉,可惜了这好胸。 

歌还没有放完,节奏明快极了,仁王转身去清地上的脚印,生死就是那么轻松,一首歌都不到的时间有这么多生灵瞬间消亡,当然不是因为我们这些杀手。耳机里的“I really like you “唱的很响,声音带着明媚的甜味儿,一串儿的really让人都要抖腿了。两者的对比残酷得让人不敢想。 

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罢了。 

柳生清理完了地面又摘了他的耳机听起来,“I really like you?仁王君,想不到啊。” 

仁王点头,大言不惭:“是的,听着这个办事儿特别愉快。” 

他笑得很愉快,"Call Me Maybe也不错但似乎过时了。" 

他感到搭档几乎要在眼镜片后面翻白眼了,如果真要给搭档配乐,那绝对是贝多芬的各类交响曲,连欢乐颂都毫无违和感。 

那我下次或许该试试肖邦? 

仁王这么不着调地想着。 

05

搭档的日子还有很久,任务倒也是家常便饭,堆在小盒子里的白色纸片随着仁王的整蛊道具一起增长。 

仁王看到柳生中学时在本子上认认真真写着的日行一善笑了一个下午,切开来都是黑的,谁知道当时的柳生是个怎样的人,是怎么想的。 

他们对彼此依然不是百分百的了解,可细枝末节谁又会去在意,只要搭档干活儿时像是双胞胎一样得心应手就行。 

没有人能永远被人记住,不管是他们杀掉的人抑或是他们自己,只要活得高兴而潇洒就是很值得的事情。两个人都深谙此道。 

When a man met a man,多么幸运,你是我的搭档。

fin

--------------------------------------------
 照例有废话出没。
 杀手paro是最近特别想写的,尽管光看名字迷之俗气但写起来这两个人真的是好英俊!!!
 结尾有些仓促,因为到了结尾提着的一口气似乎松下来一点儿了。详略和描写的问题,还有总觉得写得特别拖沓,没有那种刷啦啦地掐着秒表的紧迫感,有些困扰。
 有空这篇要改。
 最近吞了一张82图彻底吃饱,回到捧脸状态,这一对儿真的真的是有着别样的魅力!!
 最后,柳生比吕士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1)
  1. 闻箫藤井瞬 转载了此文字
    文风超赞!!!更难得的是全程紧扣原作性格设定!!!喜欢这样的82!!!我要表白!!! ------
 

© 闻箫 | Powered by LOFTER